您現在所在位置:
神州奔涌創新潮——科技改革發展四十年回望(下)
發布日期:2018/12/20 10:15:17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 記者 陳 磊  

  本報記者 陳 磊
  在中國這片春意盎然的沃土上,改革之花競相開放,創新大樹加快成長。
  不妨看兩個故事。
  上世紀末,中科院的研究院所迎來一波辦企業的熱潮。西安光機所也成立了一家公司,占股超過九成。可公司一直處在盈虧平衡點,無法真正按市場運作。研究所那套決策方式,用在公司上就會“水土不服”,2014年,這家公司引入社會資本改制,西安光機所占股降到30%。參股不控股、拆除圍墻、開放辦所等新模式讓西安光機所勃發了生機,目前凝聚了近80個海外創新創業團隊,孵化了北京九天微星等一批創新企業,構建了“研究機構+天使基金+孵化器+創新培訓”的創新生態。
  另一個故事是關于一家科技企業。1998年,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求學的劉慶峰和實驗室同學參加863項目語音合成比賽,團隊研發系統第一次將中國語音合成評測達到3分,可以投入應用。一年后,劉慶峰和參賽同學創辦了只有18人的公司,叫科大訊飛。由于堅持“技術頂天,產品立地”的發展理念,堅持源頭技術創新、牢牢將核心技術掌握在手中,科大訊飛擁抱并迎來了“智能語音和人工智能”的春天。科大訊飛的智能語音系統在智慧醫療、智能車載等領域大顯身手,并成為人工智能研發的國家隊。
  “西光模式”表明,體制機制變革釋放的活力能讓科研院所煥發青春;科大訊飛的創業歷程則說明,唯有創新才能使企業在技術迅速迭代的競爭中保持領跑者的地位。
  加快科技體制改革步伐,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成為黨的十八大以來科技事業發展的“重頭戲”。
  動真刀 涉深水 新一輪科改攻堅戰打響
  近年來,世界興起的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演進,與我國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形成歷史性交匯。全球競爭版圖正在重塑。如果說此前我國是在追隨世界科技的腳步的話,那么這次機遇則提供了換擋提速的契機,中國不能等待、不能觀望、不能懈怠。
  在我國科技實力處于從量的積累向質的飛躍、點的突破向系統能力提升的重要時期,黨中央在十八大綜合分析國內外大勢、立足我國發展全局,作出了重大戰略抉擇——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科技創新是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綜合國力的戰略支撐,必須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要深化科技體制改革,為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建設創新型國家提供了重要的制度設計。
  2013年國慶前一天,一個不同尋常的創新之舉,讓外界看到了黨中央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決心與信心。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首次將“課堂”搬到紅墻外,全體政治局委員來到北京中關村“頂層設計”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
  “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是一項系統工程……最為緊迫的是要進一步解放思想,加快科技體制改革步伐,破除一切束縛創新驅動發展的觀念和體制機制障礙。”習近平總書記連用了5個“著力”:著力推動科技創新與經濟社會發展緊密結合,著力增強自主創新能力,著力完善人才發展機制,著力營造良好政策環境,著力擴大科技開放合作。
  實現創新驅動發展,深化改革是根本動力。其實,我國早已為新一輪科技體制改革謀篇布局。2012年7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召開全國科技創新大會。9月,印發《關于深化科技體制改革 加快國家創新體系建設的意見》。隨后,國務院專門成立了包括26個部門和單位的國家科技體制改革和創新體系建設領導小組。
  如何破除制約科研發展的體制機制深層次障礙,充分釋放改革的紅利?以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為突破口,一場勇蹚深水區、敢啃硬骨頭的改革攻堅戰開始打響。
  2014年底,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一石激起千層浪:政府各部門不再直接管理項目?“錢袋子”交給專業機構打理!
  對科技計劃“動真刀”,讓部分科技管理人員始料未及。
  這次改革涵蓋一半以上民口中央財政科技經費,涉及近40個管理部門,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共計近百項。改革方案起草之初,工作人員請相關部門梳理現有科技計劃,有些部門怕被整合不愿上報,有些搞不清楚自己有多少計劃、專項。最初設計的改革方案,只是想在維持現有格局下進行計劃調整,但最后國家選擇了“斷崖式”“顛覆式”的優化整合方向,真正從國家全局高度重新架構頂層設計。
  經過幾十年發展,我國科技發展存在資源碎片化、項目多頭申報等長期為人詬病卻不敢輕易觸碰的“老大難”問題。原有的科技計劃依然沿著慣性運行;舊的計劃動不了,新的計劃繼續疊加。結果是,科技計劃越設越多,分切“蛋糕”的部門也越來越多,科技界或多或少存在“九龍治水”的現象。
  科技攻關計劃(后來的科技支撐計劃)、863計劃、973計劃、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等……這些曾經設立的計劃在不同發展階段能解燃眉之急,發揮巨大作用,但在應對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時,由于缺乏頂層設計和宏觀統籌,就顯得“氣力不足”。
  打破部門、階段和領域的界限,資源配置不再“天女散花”,國家科技計劃全面整合成五大類,并由統一的計劃管理平臺運行,形成新的計劃體系、新的項目形成機制、新的管理和監督流程。值得一提的是,項目申請、評審、立項、過程管理和結題驗收等具體項目管理工作,由專業機構負責受理,實現決策和執行的相對分離,改變過去政府部門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的格局。
  企業強,則國家強。該階段科技體制改革把“強化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促進科技與經濟緊密結合”作為中心任務。為此,2013年國務院印發《關于強化企業技術創新主體地位 全面提升企業創新能力的意見》,明確提出以深入實施國家技術創新工程為重要抓手,推進企業技術創新的12項重點任務及相應的政策措施,主要體現在引導企業加大研發投入,完善落實企業研發費用稅前加計扣除等政策,加大對中小微企業技術創新的支持。
  市場之手進一步“活起來”。新形勢下產業技術路線更加多變、商業模式更加多樣,國家層面出臺了一系列簡政放權、激發市場主體創新活力的改革措施,著力培育公平開放的創新市場,創新活動放手讓市場“說話”。“鋪天蓋地”的科技型中小微企業快速發展,一大批“頂天立地”的科技“小巨人”加快成長。
  企業的創新主體地位和主導作用顯著增強,企業已成為創新創業的主要力量,在全社會研發投入、研究人員和發明專利的占比均超過70%。
  習近平對于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有個形象的比喻:不能“腳踩西瓜皮,滑到哪兒算哪兒”,要抓好頂層設計和任務落實。十八大以來,我國科技政策更加強調頂層設計,從宏觀高度實行“一攬子”改革,舉一綱而萬目張。
  2014年之后,從中央到地方制定了一系列科技創新政策,各類創新主體先行先試,充滿活力的創新生態系統正在形成。
  ——2014年,推動中央財政科技計劃管理改革、院士制度改革、科研儀器設施向社會開放,加快科技服務業發展;
  ——2015年,《關于深化體制機制改革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若干意見》頒布,從8大方面30個領域著手,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落地,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以眾創空間為代表的各類新型孵化器競相涌現;
  ——2016年,《國家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綱要》頒布,明確到2050年中國創新驅動發展的目標、方向和重點任務,提出科技創新和體制機制創新雙輪驅動,建立國家創新體系;同年,《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畫出一張措施有力、脈絡清晰、操作有序的“施工圖”。
  科技改革不斷深化,涉及范圍之廣、出臺方案之多、觸及利益之深、推進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幾年間,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的制度通道進一步打通,國家推動修訂《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并出臺《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若干規定》,制定《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行動方案》,形成促進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的“三部曲”,并設立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
  幾年間,我國科技管理基礎制度日臻完善,建立國家重大科技決策咨詢制度、國家科技報告制度、國家創新調查制度,深入推進國家技術預測,強化科技資源開放共享。
  幾年間,束縛科技人員施展才華的條條框框被打破,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的分配政策,改善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發揮好評價指揮棒和風向標作用,為科研人員松綁減負。
  幾年間,“天眼”探空、神舟飛天、墨子“傳信”、北斗組網、大飛機首飛、珠港澳大橋通車,科技正在彰顯其恢弘力量。
  習近平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發出“為建設世界科技強國而奮斗”的號召。
  創新,逐漸走向舞臺中心,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將創新提到更高的地位——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
  改革的點火系不斷激發,創新的引擎全速發動。
  40年的變與不變
  改革開放,科技先行。
  40年來,充分調動和釋放創新主體的創新活力、促進科技與經濟社會緊密結合,改革主線一以貫之;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我國科技創新主攻方向日漸明晰。
  在40年發展歷程中,科技改革著力處理好幾個關系。
  政府和市場。“更有力”的政府和“更有效”的市場,實現了有機融合。政府這只“有形的手”從進到退:計劃體制下,政府主動作為,集中統一管理,設計劃項目,管資金分配,抓研發管理;市場經濟條件下,往后退一步,往高站一層,抓戰略、抓規劃、抓布局、抓監督,制定規則,創新服務,創建生態,逐步建立科學的科技管理運行體制機制和現代科技創新治理體系。市場這只“無形的手”從無到有,從有到強,科技向現實生產力轉化的通道不僅更加順暢,且在不斷延伸拓展,市場在科技資源配置中日漸發揮決定性作用。
  科技與經濟。科技的地位從生產力到第一生產力,從面向經濟建設主戰場,到長入經濟,到支撐社會經濟發展,再到創新驅動,成為發展的引擎動力。在經濟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科技創新越來越走向中心舞臺,“兩張皮”已漸成一體,正逐步實現科技與經濟的深度融合。
  40年來,變是常態。
  創新主體在變。早期科研機構和高校院所被推逼,面向經濟建設主戰場流動,“五路”大軍是科技創新主力軍;企業創新動力和能力不足,成為服從國家計劃和訂單的加工車間。現今,企業從貼牌生產到引進消化吸收技術,到自主創新,再到科技創新內化為血液和成長動力,成為技術創新的主體,實現了要我創新到我要創新的轉變,第六路大軍正蓬勃發展。
  科技政策在變。從有針對性的具體扶持變成更加普惠、開放、多樣、包容的系統設計,從關注一個階段或一個環節到關注全創新鏈條的整體設計以及網絡創新生態建設。從摸著石頭過河到加強頂層設計,從短期政策制定到基本制度安排,從微觀運行機制的變革到宏觀層次的政策調控……我國科技政策從點到面、從零散到系統,已形成了多元化、多層次、覆蓋多主體的科技創新政策體系。
  40年來,不變的是,始終堅持黨對科技事業的全面領導,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把科技創新擺在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把創新的主動權和發展的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40年來,我國科技改革發展取得了很多經驗,始終堅持科技創新和體制機制創新“雙輪驅動”,以改革驅動創新,以創新驅動發展;始終堅持開放合作創新,擴大科技領域對外開放;始終堅持解放和激發人的積極性,不斷加大科技創新人力資源供給;始終堅持問題導向和目標導向相結合,不斷提升國家創新體系效能;始終堅持頂層設計和基層探索相結合,發揮好中央和地方兩個積極性。
  科技創新難,改革亦難,科技創新加改革,難上加難。聚光燈下,有著豐富跟跑經驗的中國,突然發現在某些領域前無領跑者,后有追兵,科技改革面臨著新的挑戰:如何適應技術經濟范式變化,融入全球創新網絡,適應國際格局變化;如何加強基礎研究,克服原創性技術缺乏的不足;如何培養國際一流的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如何加強科技支撐高質量發展的源頭供給能力;如何形成創新合力,讓產學研用更加緊密結合;如何調整完善評價導向,健全符合科技創新規律的評價體系,讓科學家不被“唯論文”“唯職稱”等緊箍咒困擾;如何建立科技界良好的創新生態和創新氛圍,進一步發揮科學共同體自凈自律自治作用,應對前沿技術帶來的倫理道德等新挑戰;如何提高創新質量,提高創新體系的整體效能……這些都是我們要正視和著力解決的問題。
  “創新決勝未來,改革關乎國運。”雖然,中國特色自主創新之路道阻且長,但我們堅信,久久為功,行則將至,做則必成!
  (感謝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科技體制與管理研究所所長李哲提供支持)


8日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